詞的常識

(引自馬文熙、張歸璧等編著,《古漢語知識詳解辭典》,北京中華書局,1996年
10月初版。)

一、詞:
也寫作「辭」。也稱「詩餘」、「長短句」、「琴趣」、「樂章」等。唐五代時稱
為「曲詞」或「曲子詞」。宋代稱為「歌詞」、「小歌詞」,或稱「曲」、「曲子
」,古詩體之一。本為按樂譜曲調和節拍來填寫、歌唱的一種文學樣式。根據樂調
上的變化,一般可分為小令、中調、長調三類。明代武陵逸史《類編草堂詩餘》以
五十八字以內為小令,五十九字至九十字為中調,九十一字以外為長調。每首詞內
的分段,又有單調、雙調、三疊、四疊的不同。句式以參差不齊為特點,講究平仄
格律和用韻。始於唐,盛於宋。關於詞的起源,歷來有不同的說法:

(一)
或認為起源於前代的樂府詩,如王國維《戲曲考源》云:「詩餘之興,齊梁小樂府
先之。」
(二)
或認為由近體詩配樂時經過加減字演化而成,如宋代朱熹《朱子語類》云:「古樂
府只是詩,中間卻添許多泛聲,逐一聲添個實字,遂成長短句,今曲子便是。」
(三)
或溯源於上古歌謠和《詩經》,如清代汪森《詞綜序》云:自有詩而長短句即寓焉
,〈南風〉之操,〈五子之歌〉是已。周之〈頌〉三十一篇,長短句居十八,漢〈
郊祀歌〉十九篇,長短句居其五,至〈短蕭鐃歌〉十八篇,篇皆長短句,謂非詞之
源乎?
(四)
或認為由胡樂(西域音樂)和民間小調中產生,如明代吳訥《文章辨體•序元天寶
中,薰然成俗。於時才士,始依樂工按拍之聲,被之以辭。其句之長短,各隨曲度
。流傳下來的詞調,清代萬樹《詞律》收六百六十調,清代王奕清編《欽定詞譜》
收八百二十六調,經後人陸續補輯,總數不下一千餘調。

二、長短句:
詞的別稱,因句式長短不齊而得名。詞是入樂文學,以詞從樂,句子的長短,要根
據曲調的節拍而訂,故或長或短,參差錯落,現存宋人詞集中,以長短句題名者,
有秦觀《淮海居士長短句》、辛棄疾《稼軒長短句》、劉克莊《後村長短句》等。

三、小令:
(一)也稱「令曲」,短調的詞,如「十六字令」、「漁歌子」、「浣溪紗」等。
自明嘉靖顧從敬刻本輯《草堂詩餘》以小令、中調、長調為目錄以後,舊詞譜即據
以為例。五十八字以內為小令,五十九字至九十字稱中調,九十一字以上稱長調。
清人徐釚《詞苑叢談》:「唐人長短句皆小令,一名可演為中調、長調,或繫之以
犯、近、慢,不能以字數分。」清萬樹《詞律》亦不用舊說,只泛稱短調為小令。

(二)也稱「葉兒」。散曲的一種。短小、單隻、一韻到底的曲子,如〈中呂官•
陽春曲〉、〈雙調•天淨沙〉等,一般單隻成篇。另有幾種特殊形式:

1.按照原曲調重複一遍,兩遍之間加「么」字,稱「么篇」。
2.按照同一曲調重複多遍,用韻互異,首尾句法全同,稱「重頭」。
3.將兩、三個宮調相同而音律銜接的單隻曲子聯接起來,用時標明什麼曲帶過什麼
曲,稱「帶過曲」。
4.自同一宮調或屬於同一笛色的不同宮調內,選取不同曲牌的各一節,聯為新曲,
另立新名,稱「集曲」或「犯調」,如〈風入松犯〉、〈甘州歌〉等。
5.摘取大曲中的一遍或若干遍以製曲,稱「摘遍」,如〈泛清波摘遍〉等。

四、中調:
詞調體格之一。明代武陵逸史《類編草堂詩餘》以五十九字至九十字為中調,相沿
成例。包括「引」和「近」等。往往在詞牌上就有「引」、「近」、「近拍」之類
字樣,如〈清波引〉、〈好事近〉、〈快活年近拍〉等。

五、長調:
詞調體格之一。明代武陵逸史《類編草堂詩餘》以九十一字以上者為長調,相沿成
例。如:〈水調歌頭〉、〈八聲甘州〉、〈沁園春〉等。

六、詞牌:
詞調名。詞最初需配合音樂歌唱,故需按律製調,依調填詞,根據詞的內容標題,
這個標題就是詞牌。後來詞已不再配樂歌唱,詞牌和詞的內容不再有聯繫,各詞牌
名只作為文字結構的定式。詞牌之得名,一般有具體來源。如〈烏夜啼〉係借古樂
府曲名〈金谷曲〉取晉石崇金谷園為名;〈玉樓春〉取唐白居易〈玉樓宴罷醉和春
〉詩意為名等。有的詞牌同調異名,如〈蝶戀花〉又名〈鵲踏枝〉、〈鳳棲梧〉、
〈一籮金〉、〈明月生南埔〉、〈捲珠簾〉、〈魚水同歡〉等。有的詞牌同調異體
,如〈何滿子〉,正格為三十六字,單調;又一體為三十七字,單調;或七十四字
,雙調。詳清代萬樹撰《詞律》和清代王奕清編《欽定詞譜》。

七、單調:
詞牌體例之一。指一闋為一首的詞,往往就是一首小令,如〈漁歌子〉、〈如夢令
〉、〈桂殿秋〉等。

八、雙調:
詞牌體例之一。將一首詞分為前後兩闋兩闋的字數相等或基本上相等,平仄也相同
。字數相等的就與一首曲譜配兩首歌詞相似;字數不相等的,一般是開頭的兩三句
字數不同或平仄不同,叫做「換頭」。雙調的詞有的是小令,有的是中調或長調,
是詞最常見的形式,如〈踏莎行〉、〈鷓鴣天〉、〈漁家傲〉、〈賀新郎〉等。

九、三疊:
詞牌體例之一。三闋一首的詞,如〈蘭陵王〉等。

十、四疊:
詞牌體例之一。四闋一首的詞,如〈鶯啼序〉等。